寄生朋友圈的埋线避孕术

泉州网 2019-05-28 08:29

寄生朋友圈的埋线避孕术

 ■本期执行:早报记者

近几年,一种在国外相对比较流行的“埋线避孕术”兴起,它是把一根含有激素的棒埋植到非优势手的上臂内侧的一种方法,棒里面含有孕激素,持续缓慢地释放孕激素,起到了抑制排卵而避孕的作用。记者调查了解到,目前泉州一些大型公立医院暂未开展“埋线避孕”项目,而近段时间,这项应在正规医院进行的避孕手术,悄悄地出现在不少市民的朋友圈中。一些微商和美容机构,在朋友圈内进行宣传,推荐“埋线避孕”,他们并不是医生,只是经过一个简单的培训,在利益驱使下就匆匆上岗,非法为客户进行手术,可想而知,其中存在着不小的风险。

本期封面纵深,早报记者通过调查暗访,为大家揭秘寄生在朋友圈的“埋线避孕”灰色产业。卫健部门表示,“埋线避孕”属于医疗操作,微商和美容工作室如果无证就属于非法行医,市民若有发现,可向当地卫健部门举报。

当心!微商版“埋线避孕” 正往你的身体里埋雷

私下进行培训

自称手术国家认可,三证齐全。

在手臂上埋植一根“小棒”就可以避孕,这种埋线避孕术,因方便且维持时间较长,受到一部分有这方面需求的女性青睐。而一些微商、美容机构盯上了这块“香饽饽”,在朋友圈内大肆宣传其安全无副作用,即便自己没有行医资格,也大胆站上手术台,为顾客做手术,从中牟取暴利。

那么,在这些美容院(工作室)做手术,是否如微商所说的绝对安全无副作用呢?近日,记者从微信朋友圈和微博上联系了几位自称可以做埋线避孕的微商,进行了一番调查——

1案例

在美容机构做埋线 埋针容易取针难

近日,湖南的陈女士在朋友的介绍下做了“皮下埋植避孕术”,她以为这种避孕方式既简单又方便,可是术后却发现身体出现了异常,而更苦恼的是,要将埋在手臂内侧的“避孕针”取出竟也不容易。陈女士说,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进行取出手术了,由于埋入较深且“避孕针”发生了游离,在前面几次手术中都没能成功将针取出。最终,陈女士在正规医院进行了手术才将“避孕针”取了出来。据了解,陈女士当时实施避孕手术的地方并非在医院,而是在一家“化妆品公司”。

一名曾经在朋友圈内找微商做过手术的网友“小朱”则遇到了持续出血的情况。“小朱”说,手术是在美容工作室进行的,手术进展得很快,消毒、埋线,最后贴上创可贴和缠上弹力带,大概2分钟就好了。手术后,她按照微商的说法,48小时内没有碰水。半个月后,“小朱”手臂疼痛,还出现了一大块淤青,花了近十天才痊愈。“小朱”告诉记者,伤口痊愈后,她以为手术成功了,也没有异常。但是三个月后,她开始少量出血,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中间她还看了医生、吃了药,但是没有效果。最后,她只能到医院将埋下的“避孕针”取出,手术后不久,血也就止住了。此外,在埋线的这段时间内,“小朱”的体重也有明显的增加,从92斤增长到105斤,足足胖了13斤。

2调查

埋线避孕市场价格混乱

微商自宣无任何副作用

小琪(化名)是一名身在泉州的微商,在朋友圈中,记者看到她正在推荐这项避孕方法。“埋线避孕、国家计生推广所有避孕措施中最方便、避孕率最高,随做随走、想孕时取出即可。”她同时还附上了自己做手术时的视频。

小琪告诉记者,埋线避孕很安全,避孕效果很好,很多客户找她做完都会推荐朋友来做。做一次埋线价格为990元。“在哪做的?”对于记者的咨询,小琪表示,可以到她的工作室来做,也可以上门服务。记者想了解其做手术的相关资质,小琪表示她们都经过专业培训,安全可以放心。“我做过那么多次了,没有出过问题。埋线避孕很安全,而且无任何副作用。”

小琪在宣传埋线避孕的好处之余,还跟记者介绍了其他避孕方法的弊端。“之前我一个客户因为在宫内放置节育环,感觉特别疼,就将节育环取下,来我这做埋线避孕。”小琪说,还有一些人节育环会长到子宫里取不下来。此外,她说避孕药都是激素,伤身体。“在手臂上植入一根避孕器,五年内都不用为避孕烦恼。”小琪说。

在与多名微商的聊天中,大家都表示埋线避孕是最安全的方法,避孕达到99.99%以上。但是,在另一个微商的朋友圈里,记者看到其强调的避孕有效率是99%。而微博上还有一位微商宣传的避孕有效率为99.95%。有趣的是,几位微商向记者提供自己给客户做埋线避孕的图片和视频是一模一样的,但她们并不是同一个机构的工作人员,有些甚至不在同一个省份。

至于做埋线避孕的价格,不同微商要价也不尽相同。一位微商告诉记者价格为980元,还有微商表示要1280元,更有叫价超过2000元的。

“老师”一问三不知

只能提供产品证书

“我在网上看到有些人做埋线以后出血,为什么会出血?万一出血你能负责吗?”记者询问一位做医美项目的“老师”关于埋线避孕可能产生的副作用,她显得有点慌,既不敢保证不出现副作用,也无法提供发生副作用后的具体建议。

“我从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也没有人问这些问题。千万不要相信网上搜到的内容,那都是吓你的。”在记者一再追问之下,这位“老师”把“锅”推给了不靠谱的网络搜索。记者问其做完后多久起效,她起先表示做完就起效,随后又说要24小时之后,并建议记者做完后几天还是得用其他方式避孕。

当记者问其从事医美项目是否有证时,这位“老师”却答非所问,向记者提供了一段产品的视频。视频中,可看到其在为客人做埋线避孕时使用的产品是一款名为“左炔诺孕酮硅胶棒”的产品,有药品注册证、药品生产许可证、药品GMP证书等,证书真伪不得而知。

记者再次询问其工作室和个人是否有医疗相关的资质,这位“老师”不断地回避问题,只是强调自己做过很多埋线,经验丰富,不存在操作上的问题。

埋线避孕培训费用低

新人可轻松月入过万?

记者在微博上联系了一位提供埋线避孕培训的“老师”。在其提供的视频中可以看到,她正通过PPT向10多个学生讲授如何进行埋线,学生们纷纷拿出手机录像。另外,她还提供了一段戴着口罩为学生们演示如何操作的视频。

这位“老师”告诉记者,只需6800元培训费,她就能教会学员包括埋线避孕、面部线雕、太阳穴填充等多个在微商中十分“红火”的医美项目。面对“零基础”的记者,这位并不在福建省内的“老师”信誓旦旦地表示,如果记者没有条件参与线下教学,她也能通过线上教学的方式将记者教成“专家”,经过一星期培训就能上岗。在此期间,她还不断地给记者“洗脑”,称2018年国内医美市场的规模已经超过8000亿元,医美行业的发展速度已经超过了IT业和房地产业,商机巨大且入行门槛低,同时她还给记者列举了好几个“正面榜样”。

“我的学生,只要一入行月薪就过万,一个月赚几十万元不是什么稀罕事。现在大学生毕业了都不好找工作,就算找到了,月薪也就三四千元,像你这样毕业没多久的年轻人很适合学这个。”她说。

当记者问其是否有相关资质时,“老师”表示自己已从业多年,能够联系到一批从事医美工作多年的执业医生,一对一进行教学。“包会,做这个并不难,只要你用心学就行了。”

“我们也在响应国家的号召,做医美都要持证上岗。现在的消费者很看重资质和专业素质,所以我推荐你考一张医美资格证书,这个证书网上可以查到的,是国家认证的。”这位“老师”说。

随后,她向记者展示了一张“专业技能等级证书”,证书内有“光电美容师”字样。当记者质疑该证书并非执业医师证时,“老师”表示,从事医美行业有专业技能等级证书就等于有了入行的资格。

“给微商做医美项目培训的‘老师’里,的确有执业医师。我建议相关部门应该严查医生在外偷偷搞培训。如果没有医生教技术,微商胆子再大也不可能懂得如何操作。严惩源头,才能有效地扼制微商‘乱来’。”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

3医生

埋线避孕也有副作用

泉州公立医院无此项目

记者咨询了泉州多家公立医院后发现,这些医院均没有埋线避孕项目,该种避孕方式在泉州还未得到推广。虽然埋线避孕在泉州还是新鲜事,但“丁香医生”等知名医学公众号都曾对此做过科普。

“丁香医生”介绍,胳膊埋线的避孕方法,叫作“皮下埋植避孕法”,即在胳膊上埋进一根细管,缓慢释放小管内的孕激素到人体内。它的作用原理跟避孕药相同,是通过缓慢释放孕激素来起作用,改变宫颈黏液的黏稠度,阻止精子进入子宫腔;抑制子宫内膜生长,让它不利于受精卵着床;抑制卵巢排卵,阻止受精卵的形成。

据了解,一般皮下埋植小管的放置时间约五年,皮下埋植应在月经来潮的当天算起,7天内做效果最好。皮下埋植避孕法适用于40岁以下的已婚女性,不能按时服用避孕药者,生殖道畸形不能使用宫内节育器者和使用宫内节育器多次失败者。

然而号称成功率99%的避孕方法,会随着药物成分的减少,避孕效果随之降低,也有相当的副作用。由于其为单孕激素制剂,点滴出血或不规则阴道流血为主要副作用,少数出现闭经。少数妇女可能出现一些由于孕激素作用而产生的副作用,如功能性卵巢囊肿、情绪变化、头痛等。

4部门

埋线属于医疗操作

微商无证即涉非法行医

记者从鲤城区卫健局法规科了解到,埋线避孕属于医疗操作,微商和美容工作室如果无证就属于非法行医。

根据我国的《母婴保健法实施办法》规定,埋线避孕必须由具有医疗资质的机构,并且要由具有执业医师资格的人员操作实施。如果美容机构或工作室没有《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从业人员也没有执业医师证,是不能进行埋线避孕、埋线减肥、打玻尿酸等医疗美容项目的。没有资质的工作室和从业人员,不仅在技术上可能对消费者带来身体损害,还可能使用“三无”产品等不合格产品,市民们一定不要轻信微信、微博上的广告,也不要被低价的项目所迷惑。

市民们若想要选择埋线避孕,一定要到正规的医疗机构,在医生确认身体适合采取该种避孕方式后再进行皮埋。因目前泉州尚未推广此项避孕术,市民可咨询省内其他城市正规医疗机构是否有此项目,千万不要为了方便选择无资质的微商。

另外,市民一旦发现有无资质微商从事埋线避孕等医疗项目,可向当地卫健部门举报。

责任编辑:赖闽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