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诧大学生卖水果”之惊诧

泉州网 2019-01-07 09:33

  □陈一彬

  近日,“西政法学毕业卖20年水果”的视频在网上引发热议。年终岁末,重庆南方翻译学院綦江校区,何庆在她的水果摊上忙碌着。她20年前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同学大多从事律师工作。谈起选择,她觉得大多数工作节奏太快,有的同学头发都忙白了。她很享受现在的自由。(1月3日《齐鲁晚报》)

  这样的新闻,着实令人惊讶。都2019年了,社会竟然还在为一个大学生卖水果而感到惊讶,恐怕这种惊讶本身,才是让人惊讶的。

  这是文化贬值了吗?非也,恰恰相反,这是人的“升值”。从时代发展的角度看,这是一个人人都需要用文化进行自我增值的时代,知识文化已经成为每一个人成长都必须具备的营养品。不管是从现实的数据还是大众的普遍感受而言,近十年来我国的教育水平普遍提高,大学生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物了——数据显示,自2011年以来,我国高校毕业生人数按照2%—5%的同比增长率逐年增长,近7年间累计毕业生人数达到5075万人,而国家统计局和教育部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共有在校大学生人数为2695.8万,应届大学毕业生795万,全国具有大学教育程度人口为1.9593亿人。大学早已不是独木桥,成为多数普通人都会途经的人生道路,大学生也早已走下神坛。如此之下,一个卖水果的大学生有何足怪?

  对大学生卖水果的惊讶心态,源于人们或许觉得文化很“奢侈”和“昂贵”,而这种奢侈感,恰恰是一种落伍于时代的心态。如前所述,而今高等教育早已普及,而即使因为种种原因进不了大学校园,时代也早已为人们开启了另外一扇门:为求知,你不必如古人跋山涉水远渡重洋程门立雪,而只消点一点鼠标、点一点手机。诚如哲人所言“世界变成平的了”,这是一个知识共享、文化共享的时代,在任何一个手机端,都能触达这个时代的亚历山大图书馆。文化从一种奢侈品,变为一种普遍的而且是必需的消费品。一个大学生卖水果没有什么好惊讶的,事实上,在这样一个时代,你反倒应该为一个人竟然没有大学学力水平而敢于步入社会、敢于卖水果而惊讶了。

  另一方面,对大学生卖水果的惊讶心态,也源于我们尚未完全实现择业和就业的平等。诚然,我们从小教育每一个孩子,无论是一个掏粪工,一个清洁工,还是一个服务员,每一个劳动者都值得我们尊敬,但人们的尊敬往往出于“礼仪”而非真正源于内心。诚然,职业固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然而福利待遇、社会地位却有冷暖之分。事实上,目前我们不同行业的收入差距,依然是比较显著的,而即便是同一个行业,用工体制也千差万别,这就造就了一些隔阂和不平等。显然,我们在一些方面,确实仍然有待于进步。正是这种“有待于进步”的现实,让人们依然会惊讶于“一个大学生卖水果”。

  也就是说,必须打破行业壁垒,普遍提高劳动者的福利待遇,提高在医疗、教育、住房等等公共福利上的普惠性,从而增加行业的流动性,增加阶层的流动性,增加社会的公平性。而在彼时,就使得公众在择业的时候,可以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去选择自己心仪的行业和职业路径,可以更加遵从内心,去度过一生,去实现自己。而在彼时,新闻主人公“很享受现在”的陈述,也就能够为更多大众所体会了。

  细究对大学生卖水果的惊讶心态,需要个体的自省,也需要社会的努力,更需要最终深刻的改观,彼时,每一个民众会拥有更多的获得感和幸福感,也显示了社会的长足进步和时代的深刻发展。

责任编辑:黄艺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