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巷遇·裴巷》:百年前这里有所惠世女医院(视频)

泉州网 2018-06-08 15:38

巷遇档案

地理位置

泉州市鲤城区裴巷

所属社区

开元街道新春社区、华新社区

巷名由来

  裴巷位于西街,全长约700米。据清乾隆版《泉州府志》记载,南宋绍兴年间(1131年-1162年),一位来自江东(今江浙一带)的裴道人来到泉州,在清源山纯阳洞修真,修真之余,常常头戴通草花(中国古代一种由通脱木手工制作的花,用于装饰和佩戴),在闹市边走变唱: “好酒吃三杯,好花插一枝,思量今古事,安乐是便宜”。

  位于清源山的清源洞(又名纯阳洞、裴仙洞),为清源山三十六岩洞之首,古称“第一洞天”,为裴道人蜕化处,上有“蜕岩”二字的摩崖石刻。(刘李雄/供图)

  这位裴道人虽然行为上有点任性不羁,却有慈悲之心,常常在泉州古城巷内卖药救人,还留下了“驱除蟒妖为民除害”的传说,赢得了百姓的崇敬,专门为他在经常卖药的巷子内,修建了一座“裴仙公宫”来奉祀,这条巷子,也就成了“裴巷”。

巷子看点

  裴巷所在地,是古代泉州城内最繁华的地段之一,千百年来,留下许多鸿儒巨擘的人生轨迹,过去的裴巷可谓牌坊林立,据史料记载,仅有宋一代,就有进士郑良弼的“光华坊”、进士江常的“台望坊”、知州林宗臣的“魁武坊”等等,可惜这些都在历史变迁中遭到损毁,但仍有不少古迹和清末民初的建筑保留了下来,徜徉其中,细心品读,可以发现许多有趣的细节。

  裴巷41号

  惠世医院女医院遗址:仁心惠世留遗风

  裴巷41号,有一扇普通的铁门,进去之后,空间不小,略显荒颓。这座普通的宅院,附近的邻居只知道是叫“隔离院”,巷内有些街坊说是“二院的宿舍”,还有一些巷内的老人说是“以前收传染病人的“,具体是什么来历,不仅大家都说不清楚,连网上也无法搜索到它的相关报道。

  经过多方打探,终于有了颇为惊人的发现——正是这座普通的宅院,见证了泉州历史上西医发展的风云变幻。

  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院史图书馆主任黄方医师,讲述了这些老房子的前世今生及其蕴含的丰富内容,黄方介绍说,这些红砖旧院落是1901年建成的惠世医院(现福建医大附二院的前身)的分院惠世女医院(后又叫隔离医院)的部分遗址。

  进门之后,可见院内有水井一口,院落尽头右方有通道,这样的布局与普通民宅有着明显区别。

  这是百余年前的1914年,惠世女医院医师和病人的合影。(福医二院院史档案)

  院内房屋较多,适应医院的病区分离。

  依地势修的斜坡和阶梯,很有层次感。

  通道上方的木质吊顶保留了原状。

  黄方介绍说,1840年鸦片战争后,英国基督教长老会于1863年开始来到泉州市区传教。1881年,英国基督教长老会派谴传教医师、医学博士颜大辟(英文名David Grant)来泉州行医传教,他先在南大街新花山(即今中山路泉南堂边上)租借民房开办医院,并命名为泉州惠世医院。1882年,惠世医院向北迁至连理巷,这也是泉州地区乃至闽南地区历史上第一家西医院。

  清朝末年,社会风气在传统礼教之下还是十分保守,即使是生病就医,女病人也不敢与男病人在一处就医,更难以接受男医生的体检。因此,1901年,惠世医院在裴巷购地另建女医院。黄方介绍说,惠世女院存续的时间长达34年,女院专收女性和儿童患者,医务员工全是女性,,医师和护士全部是英国人,经历两任院长,首任女院院长叫白维德,是惠世医院第二任院长白瑜纯的妹妹,三年后她离任,由来豪杰(英文名Edith Bryson)任第二任院长。1934年1月来豪杰退休回英国,且当时民风开化,男女可以同室看病,因此撤消关闭了惠世女医院。

  1933年圣诞节,这是在惠世医院女医院拍摄的欢送女院长来豪杰退休合影。(福医二院院史档案)

  惠世女医院不仅收治病人,同时院长来豪杰还培养了女医学生,这是师生员工在惠世女医院的合影(福医二院院史档案)

  此后女医院旧址的院舍几经改造扩建,数易用途,先是在1934年5月惠世医院把女院的院舍改造并开办泉州惠世医院护士学校。1940年,惠世医院在连理巷南侧新建护士学校校舍,在女院原址的护校迁到连理巷新校舍办学。1943年泉州传染病广泛传播流行,惠世医院又把女院及原惠世护校旧院校舍改办成惠世传染病院,也叫隔离病院(市民口称的“隔离院”由此产生并延续至今,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这些旧院落曾经的历史),专收传染病人,这是泉州首家传染病医院。

  1949年后传染病得以控制, 1953年隔离病医院关闭,再后来这片旧院舍改造成福医二院的职工宿舍,并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到九十年代拆除大部分清末民国时期的旧建筑,建成三栋职工宿舍楼,目前的老房子有幸成为惠世女院的历史遗存,见证了泉州西医的发展与变迁。

  1938年在惠世女医院旧址办学的惠世护士学校师生合影(福医二医院院史档案)

  公共通道墙上还清晰可见几十年前作为医院职工宿舍时写在墙上的治安卫生爱国公约,以此来规范各住户的日常生活行为。

  裴巷102号

  吴氏洋楼:中西合璧各取长

  吴氏洋楼的正面图。

  裴巷102号的吴氏洋楼在裴巷别具一格,宽大高耸的造型气派十足。据居住在内的吴先生介绍,当年吴氏家族在新加坡做生意,发达之后,于1947年在裴巷建起了这栋洋楼。

  墙上的1947,清晰记载着大楼奠基日期。

  吴氏洋楼最显眼的地方,莫过于房顶造型别致的山花,从远处就能一眼看到。

  要到达屋顶阳台,并没有楼梯,必须爬这条铁梯,据吴先生介绍,这条铁梯也有近百年历史。

  屋顶山花很有特点,经采访华侨大学建筑学专家得知,这是一种比较明显的Art Deco(艺术装饰)风格,“艺术装饰风格”演变自十九世纪末的“新艺术运动”,也是当时欧美中产阶级追求热衷的一种艺术风格,特点之一是喜欢用机械式的、几何的线条来表现时代美感。

  据吴先生说,山花最顶上,以前还有一只雄鹰的雕塑,可惜已经损毁。

  两边的线条也有着明显的“艺术装饰风格”,可以想象当年吴氏家族在新加坡接触到西方建筑,将这种欧美流行的风格带回了故乡泉州,完成了与世界潮流的接轨。

  山花两边各有一只滴水兽,闽南的滴水兽主要有两类:一种是在传统古厝上的滴水兽,通常为泥灰塑;另一种就是这种洋楼上的滴水兽,为水泥塑,里面一般还会加装钢筋。

  吴氏洋楼的这两只滴水兽非常有特点,从兽首上的耳朵、脸型和毛发造型来看,竟然是两只猴子,因为闽南建筑上的滴水兽,以鲤鱼、狮子、麒麟等居多,以两只灵猴作为滴水兽,实属罕见。

  “猴”与“侯”谐音,在传统文化中,通常寓意着官禄和功名,也有聪慧的意思,用在此处,想必也是当年户主的良好愿望。

  在西方建筑风格内,屋内还有中国传统的蝙蝠和卷轴雕刻,寓意福气和功名,有着中西合璧、各取所长的味道。

  屋内大量使用黄色木质门墙,十分温馨。

  院中还有一座高于地面的八角水池和一座颇深的长方形水池,据吴先生介绍,这是当年参考中国传统风水布局而建造的,两个池子可以组成一个“龙吐珠”的造型,非常讲究。

  从洋楼后面看过去,同样显得高大宽敞。

  吴氏洋楼后面,是裴巷90号,也是吴氏的一间百年老厝,现在已无人居住。

  这间已经破败的百年老厝,还有一段传奇故事,据记载,当年闻名武林的少林花拳,在清朝发展为两大派系,一派是深得少林花拳精要的方世玉(历史上真有其人),后来传给泉州武术家庄子深,庄子深又传给徒弟魏明煌;另一派则为清末泉州武举人周苍玉和其弟周润玉,后来他们将花拳又传给泉州少林寺的圆月和尚和林朝泰,而林朝泰又传给郑连来。

  作为少林花拳在泉州的第三代传人,郑连来当年就曾租住在这间老厝练功。据社区工作人员张女士介绍,这段历史早年间巷内居民都很熟悉。

  裴巷106号

  蒋氏老宅:榫卯结构机关巧

  裴巷106号,是裴巷内保存最完好的老宅之一,户主姓蒋,他介绍说,这是间百年老房,木质外墙经过清理和部分修缮才看起来比较新,听家里老辈人讲,在抗战前后,这里并不太平,附近还有几处土匪的窝点,所以这间老宅虽然墙面和门窗都是木质的,但在安全方面,还是下过一番工夫的。

  大门上的木质门把手,一端较粗,方便抓握,长久使用后,已被磨得很光滑。

  最大的特色是在大门后,把手后面是一根木杆,固定把手,同时方便旋转,较为普通,而门栓却大有讲究——平常使用时,抽拉正常,但内部却装有一个木质机括(如箭头所示),用手指伸进去,会感觉到一小块木头,按一下,便会卡住门栓,无法活动,再按一下,门栓又恢复正常。

  古装影视剧中,强盗通常用刀在门外拨开门栓,若是遇到这种装有机括的门栓,恐怕也只能望门兴叹了。传统建筑中构思精巧的榫卯结构,在这里足见其神奇。

  除了带有机括的门栓,门槛后还有三个大凹槽,其中右边的一个已经被填平,难以发现。可遥想当年,户主人卡住门栓后,再用三根粗木柱插于门后,即使在乱世的夜晚,这样的木门也能给家人带来足够的安全感。

  木柱搁置于石质基础上,户主蒋先生介绍说,这样的构造除了能避免木材被潮气侵蚀、让房子结构更坚实,还有抗震的作用,可以说“一举三得”。

  老宅内还保留了“如意云龙福从天降纹”木刻,寓意着幸福美满、如意高升。

  裴巷22号

  汪氏梳妆楼:小楼别有幽欣处

  裴巷内还有一个著名的梳妆楼,也就是坊间所说的“汪氏小姐楼”。旧时的大户人家,会为未出阁的女儿专门建造一座梳妆楼,供其居住,这座梳妆楼便是当年小姐的闺房,所谓的“养在深闺人未识”,平时外人是不能进的。

  可惜的是,由于白蚁侵蚀,上世纪八十年代,“小姐楼”二楼的一部分就已损毁。由于楼边桑树根系挤压,加上年久失修,前几年“小姐楼”已经全部坍塌,翠幕不禁风,现在只剩下断垣残壁。

  十几年前,还未坍塌的“小姐楼”的样貌(资料图)

  昔日古色古香的“小姐楼”,很有“小楼归燕又黄昏”的意境。(图片来自《泉州古城踏勘》)

  据了解,这户老宅并不是汪氏自建的,数十年前,这户宅子的主人家道中落,将整座宅子卖给了汪家,这其中就包括这座“小姐楼”。老宅除了有“小姐楼”,还有大厅、厢房、后房,天井围墙边还有一口老井,总面积有500多平方米。

  十几年前,九三学社“泉州旧城区遗址遗迹”课题组和专家学者曾开展过一次对泉州古城的历史遗迹调查活动,考察到这里时,发现这座楼坐北朝南,木结构,上下各三间,十分小巧精致。门板上的黑底红漆方框内,还题有古诗词,砖墙和窗扇上还有雕刻,古香古色。

  残存的门扇中,雕刻有套钱纹在内的繁复棂花,显示出当年小楼做工的精致。

  裴巷110号

  彩华古地:国士无双双国士

  据《晋江县志》记载,从元代开始,泉州实行“隅铺境”制,泉州城内以城墙为基本范围,下设“东南西北”四隅,其中属于北隅的盛贤铺,下辖彩华、河岭、北山、孝友四境。这也是“彩华古地”名字的来历。

  这座“彩华古地”平时并不开门,据负责看守这里的工作人员介绍,每年只在农历二月十七和六月十八这两天开门,迎接信徒祭祀。

  彩华古地内部并不大,却供奉着三位唐朝英雄:唐朝的开国名将池梦彪、“安史之乱”中抗击叛军的张巡、徐远。

  池梦彪,陈留(今河南开封)人士,随唐高祖李渊入关,开国有功,授封中郎将、折冲都尉。民间传说中,他替老百姓服下瘟神的毒药而身亡,受到百姓的供奉,每年的六月十八日就是祭奠他的日子,他也被称为“池王爷”。

  “安史之乱”中,张巡(708年-757年)和许远(709年-757年)指挥兵马万余人,在外无援兵、内缺粮草的情况下,死守河南睢(suī)阳城,前后交战四百余次,最终因粮草耗尽、士卒死伤殆尽而被俘遇害,为唐朝平定叛乱立下决定性功劳。

  宋朝以后,张巡、许远备受百姓崇拜,其庙宇遍及全国各地。泉州就有双忠庙、睢阳庙等。

  河南的池氏支族入闽后,把池王爷信仰带入泉州,在裴巷北段修建了“王爷宫”来供奉池王爷。据工作人员介绍,后来王爷宫被拆,池王爷便移驾彩华宫。

   C 文创亮点

  位于西街116号的宋氏洋楼“洲紫新筑”,侧门在裴巷内的陈厝巷8号,据宋宅的守护者宋丽华女士说, 1912年,菲律宾华侨宋文圃从西街粘氏那里购得此地,开始修建,1915年完工。

  宋宅是泉州入选福建省第一批城市优秀近现代建筑名录的16处建筑之一,历经百年风雨后,宋宅存在不少安全隐患,在宋宅落成100年的时候, 2015年,政府与宋宅业主达成一致,由政府出资修缮,宋宅业主出让6年的使用权,修缮工程以“修旧如旧”的形式全面复原宋宅,打造成“1915艺术空间”。

  2017年,著名的泉籍艺术家吴达新成为“1915艺术空间”的主理人,已举办过蔡国强纪录片《艺术怎么样?》的放映会、陈立德漆画展等,吸引世界目光聚焦泉州古城;还举办过“邂逅西街”当代艺术展,吸引中央美院范迪安院长、清华大学校务委员会主任等名人名家到场参观指导。

  如今的“1915艺术空间”,每周周二到周日开放6天,已成为泉州古城展示当代文化艺术的重要平台。(刘李雄/供图)

  宋宅面积颇大,从二楼望下去,有着宽阔的庭院。

  由何姓、吴姓、林姓三位合伙人打造的“大拾堂”, 门前有着文艺青年范儿,这里也是当年社区办公的地方,里面收藏了不少泉州老物品,包括旧商标、旧家具饰品等,同时销售文创作品、举办绘画培训、草木染制作等,成为来裴巷的游客常常光顾的地方。

  大拾堂内有着年代感的“泉州市新青橡胶厂”。

  “壹平尺”的老板是位出生于福州的“90后”女生,和同学在裴巷开了这家传统服装私人订制的工作室,“中国风”的服装吸引了不少顾客,两位女生也在这条古巷之中,执“壹平尺”,丈量着历史和现实的距离。门前两句手写粉笔字“岁月来去匆忙,尚有春山可望”,颇有禅意。

  巷内两边的墙壁上,还有几幅可爱的文创漫画,给古巷增添几分亲切感。

  裴巷拾遗

  位于裴巷115号的小洋楼,山花上有“旭日东升”四个字,上面是双凤飞舞和花卉雕刻,历经多年,上面的五彩颜色依旧鲜艳。最上面的线条,仍然有着和吴氏洋楼相同的“Art Deco”风格,由于房子已经租出去,平常大门落锁,已难得入内。

  裴巷102号附近,一处原来处于路中的水井,可能因为阻碍交通的原因,已被水泥填平,原来高于路面的井盘却没有丢失,被移到了路边。

  裴巷内的康庄满煎糕,店主姓张,是一家开了30多年的老店,也是地道的泉州小吃,许多泉州人在这里留下过关于童年味道的记忆。如今还有不少人专门从外地赶来,就为尝这一口正宗的古早味美食。

  相传“晚清中兴四大名臣”之一的左宗棠,当年在福建为了解决军队士兵的饱食问题,用闽南盛产的蔗糖和花生为馅制成松软煎饼,让士兵在海上练兵后更容易入口,更容易携带,从而满煎糕这道经典美食便流传开来。

  漫步裴巷,不经意间会在路边发现许多有意思的老物件,这只石敢当表情略萌,游玩的时候可别错过。

本栏目由泉州文旅集团、泉州网联合出品

  注:本文撰写过程中,部分资料参考《泉州晚报》《东南早报》报道,并得到新春社区、福医大附二院黄方医师、古城文化爱好者刘李雄先生、老宅后人的大力协助,在此一并致谢。

  预告

  下期《巷遇》将走进镇抚巷,这也是一条充满传奇色彩的古巷,希望了解相关背景的读者通过下方粉丝群加入我们,共同发现泉州古巷之美。

  长按二维码加入我们吧!如果您对泉州古巷感兴趣,如果您有关于泉州古巷保护的想法和建议,欢迎您加入“巷遇粉丝群”,和大家一起吹水聊天吧。

往期回顾

巷遇:伍湖巷

巷遇:十八弯巷

巷遇:马鞍山

巷遇:通源巷

巷遇:金鱼巷

巷遇:马坂巷

巷遇:甲第巷

  图文记者:王了

  出镜记者:吴晶晶

  摄像记者:杨玙峻

  实习生:苏维斯

责任编辑:黄冬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