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泉州网

《巷遇·马坂巷》:详细披露深藏民宅的官方防火井

         来源: 泉州网
  泉州古城,老巷很多,故事不少,每条巷子留存着岁月痕迹、生活故事、美丽传说,等着我们一起遇见!
  由泉州文旅集团、泉州网联合出品的《巷遇》,带我们一起遇见老巷之美。

中山南路一栋临街洋楼旁边,就是位于闹市的马坂巷

  马坂巷位于中山南路西侧,东起中山南路,西通新门街上帝宫巷,是泉州市重点保护的历史街区,保护范围为街巷的全长和巷两侧面街建筑的地段,全长120米,巷宽二米至四米。

【地理位置】泉州市鲤城区马坂巷

【所属社区】泉州市海滨街道水门社区

【地名由来】

马坂巷的一户人家

  关于马坂巷地名的由来,一种说法来自官方,1982年,由泉州市地名办公室编撰的《泉州地名录》中记载:该巷居民原从涂门外马坂搬来,故名马坂巷。

  另一种说法来自民间,坂,有斜坡之意,这里位于水门巷后,古时很多车马到这里接驳船舶上的货物,地势不平,故名马坂巷。

 

【巷子看点】

马坂巷深处,粉墙旧碑在岁月中恬静守候

  在这百余米的古巷,北宋曾设福建市舶司于此,执掌福建诸港长达400年;抗战时期的“七省药王”陈文卿,曾在这里销售不远万里从东北运来的老山参;泉州历史上最后一名举人、书法家曾遒,曾在这里留下一幅幅墨宝;福建省首批名老中医傅若谦,曾以仁心仁术在这里广济世人……五处名人故居、三处历史遗址、三座古桥、一个个传奇的故事,全部深藏在这条看似不起眼的古巷,充满了历史的厚重感。

五处名人故居

马坂巷10号

陈文卿:七省药王今何在

陈文卿亲手设计的房子上,时光留下斑驳的印记

  清末宣统元年(1909年),陈文卿入股的“昌隆参药行”开在马坂巷巷口中山路一带。他做生意注重信誉、善于经营、信息灵通,很快成为医药界的翘楚,在泉州药市的影响力一时无两。随着生意越做越大,不仅有从东北输送过来的优质参药,还有疗效显著的先进西药,抗战时期被称为“东南七省药王“。

陈文卿宅正门山花上,依稀有伊斯兰建筑风格

  陈文卿的生意不仅在国内,海外经营也很昌盛,他亲自在马坂巷设计建造了一座外廊式洋楼,至今仍有后人居住。在这座中西合璧的别墅中,不难看见他的“西洋情结”。

  和泉州传统民居一样,进入陈宅,有一个大埕,然后是台阶,而后才是屋。陈宅屋前的花圃中种满了花草,据说这里曾经养着成片荷花,是主人的喜爱。从两边花圃的中央拾阶而上,才能进入别墅。

传统的闽南烟炙砖建筑上,有古希腊多立克柱式的痕迹,处处体现中西合璧的细节

  这幢两层半高的别墅内部空间非常大,尽管一层的骑楼已经被围建成两间房间,仍然可以目测出它不小的面积。进入厅堂,穿过堂壁,墙角有一座木制的旋转楼梯,沐浴在天井漏下来的几缕阳光中,格外幽雅。

陈文卿自己设计的旋转楼梯,造型优雅

  旋转木梯在闽南别墅中并不少见,但是像这座檀木色而且在每根栏杆上都有精致雕花的,还是非常罕见。

  别墅二楼上,有古色古香的洗脸台,有民国年间特别流行的五色玻璃窗,还有德国的老牌缝纫机,纯粹的西式构造……颇像一个收集精美老物件的博物馆。

  历史体现在细节中,眼前这种精致的生活方式,不难窥见当年“药王”品位高雅的生活情调。

故居的铁门。从这里看过去,宅在巷内,人在福中

  据介绍,陈文卿并没有学过建筑学,但天生心灵手巧,凭借在东南亚经商多年的经历,回到泉州后,他用小竹片亲手制作了一个房子。这房子里的细节,包括旋转楼梯,都是他自己用竹片做成的,成了一个微雕艺术品。而泉州的能工巧匠,又根据他制作的“微观模型”,造出了眼前这座美轮美奂的建筑。

 

马坂巷61号

丁文塔:心地兰芝有异香

“鳌江别墅”四个字至今保留

  丁文塔,曾为国民党泉州商会会长,也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整个泉州城的大富商之一,他在马坂巷修筑的住所,名为“鳌江别墅”,1955年卖给南安陈氏,现在属于政府保护建筑。

  “鳌江别墅”建于上世纪30年代,下厅有时人许宗岳格言、曾遒与苏镜潭录黄仲则诗、方景熙墨书四幅。

大门最大的特色是装饰许多由石雕、砖雕等构成的警言图案,充满文人气息

大门左边

大门右边

  大门左右的文字,细读之下颇有意味。“沉爱亲仁”:儒学传统中博爱、亲近仁者的教诲;“崇义蹈和”:崇尚信义,遵循谦和之道;“霁月光风”:社会清明,人品高尚;“花好月圆”:生活美满,婚姻幸福。这十二个字和代表君子的竹兰图案,不难看出丁文塔当年对家居生活和自身修养的美好祈愿。

  有意思的是,“花好”和“月圆”上面,分别还有方方正正的四个篆体字,不仔细看还难以发现,能猜出来是什么字吗?——原来这来自丁氏家族的一副对联“秀擢龙门六试七联捷,名魁虎榜闱十登科”,正是“金榜题名、联捷登科”八个字。

丁文塔内宅

  鳌江,是浙江省八大水系中最南端的一条水系,也是全国三大涌潮江(另外两条是钱塘江与闽江)之一。别墅以“鳌江”为名,是丁文塔先生的从商经历与浙江省有关,还是取其“独占晋江商海鳌头”之意,由于史料散失,已不可考,这些只能留给后人遐想了。

墙壁上有书法家曾遒的亲笔题字

  进入古厝,人文气息扑面而来,厅堂两边墙上,满是泉州历史上文人骚客的国画墨宝,泛黄的笔墨下,有令人舒服的古旧味道。屋内各个门廊的柱子上处处刻着诗联,令人目不暇,仔细一读,好诗好句不断。

故居内部古风犹存

墙壁上书画相连,透着文雅

  按照中国传统,自家屋内的楹联,其实是体现主人的心志,让后人读来,立刻可以体会到当年屋主人的心境,这种含蓄的表达方式,颇为高雅。

  古厝楹联中有“书田蔬粟皆真味,心地兰芝有异香”一联,可见主人和中国千古文人一样,没丢下耕读为乐,诗书自娱的归隐梦。

  “有容乃大其海之量,贻谋在远择里于仁”一联,则可看出主人对心态达观、择善而居的生活追求。

  “自家好处,要掩藏几分,这是含蓄以养深;别人不好处,要掩藏几分,这是浑厚以养大。”这幅字的落款是:李黄爱书于丁文塔古厝大厅,民国三十(1941)年。当年丁文塔邀李黄爱所题的字,一可看出其对儒家传统“克己让人”的推崇,二也很有王阳明“怡神养性”“知行合一”的心学味道,简单的文字,有耐人寻味的深意。

马坂巷7号:

傅若谦:仁心仁术济世人

傅宅大门上的传统旧招牌

  清朝光绪十六年(1890年),傅若谦生于泉州南安,幼年就学于家乡私塾,15岁到泉州富美柴店当学徒,业余随其兄若墙学习中医。

  傅若谦经过20年的勤奋学习,直到1924年才开始行医,由于深厚的中医功底和扎实的实践经验,用当下流行的话来说,“出道便是巅峰”,一时间声名远扬。

  这位中医大师不仅医术高,在那个年代就懂得将医术配合心理治疗的方法,很有“穿越感”。而且他了解百姓的疾苦,对病人和蔼可亲,不摆大先生的架子,很受泉州老百姓的敬重。

“若大山河看锦绣,谦虚道德发文章”,大门上这幅藏头联,嵌入主人名讳的同时,也体现主人为人处世的原则

  据说傅若谦给人看病的时候,总是一边把脉,一边和病人“话仙”(聊天),减轻病人的心理负担。说到病情,就大病化小,小病化了,说没什么要紧,药吃一两帖就好。同一种病,同样的处方,同样的汤头,谦先的疗效比别人好很多。病人问吃什么补,谦先总是说:“免喽,番薯糜配豆豉,多吃一些。”

院子里金苞花开得正艳

  在傅若谦古厝内,傅若谦的孙子傅青桥先生说,1953年,爷爷与几名同行组建泉州市中医联合诊所,首开福建省联合诊所先河。1963年,傅若谦被评为福建省首批名老中医,并且在排名中列第一位。

  如今傅家后辈中有很多人继承祖业,继续传承济世救人的组训。

  “爷爷一辈子行医积善,直到百岁高龄才去世。”傅青桥先生说。

  看着气色堪比年轻人的傅青桥先生,不得不感叹中医养生的强大。

叶子花在白墙衬托下更显娇嫩

  傅家古厝后面,是一座当年修建的洋楼,门前几副石刻对联道出了他们作为“杏林世家”的身份。最有意思的是,傅家的洋楼底下,还修有一个数十平方米的防空洞,是抗战时期为了躲避日本飞机的空袭而设置的,只是年久失修,功效也无用途,已有多年没人下去了。

舶司库巷曾遒宅

曾遒:福不唐捐一书生

紧连马坂巷,从中山南路进去的舶司库巷,是当年马坂巷市舶司仓库所在地

曾遒故居(右)紧挨着李宏成故居

  曾遒(1868年-1954年), 字振仲,别号升文山人,泉州晋江人。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举人,同时也是泉州历史上最后一名举人。他工书法,精诗词,颜体笔迹流传闽南、台湾、南洋,很有名气,一生以教育和公益为业,主持花桥善举公所十余年。著有《桐阴旧迹诗纪》,以诗词记录泉州地方文物古迹。

  按中国传统体制,中举后即可任命为县级官职,但曾遒终生不肯涉足官场,仅任职泉州府中等教员。这位老派书生,热心公益事业,同时又有一手精湛的书法,在泉州文坛有不小的威望。

  曾遒还曾和朋友组织一个名为“四友堂”的店铺,以山、医、命、卜谋生,故称“四友”。后来还经营“清远堂”香铺,生意颇佳。

  在泉州古巷中穿行,寻访数十座古厝,但凡文人故居或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家中,不时会遇见曾遒的墨宝。然而在这位著名书法家家中,留下的惟一手迹,只有“享世久长”四个字。而且古厝早已经翻建,惟有一幅曾道的画像挂于堂中。

  如今花桥善举公所遗址上,仍然继续从事社会公益慈善活动,可见当年的福不唐捐。

舶司库巷李宏成宅

李宏成:道德世家遗善心

故居宽敞宏伟,至今仍有后人居住

  在曾遒古厝隔壁,就是李宏成故居,这又是一座百年古宅。李氏一族世代经商,据后人介绍,当年李氏先祖经营日杂生意,舶司库巷非常短,只有二三十米,算是马坂巷的“巷中巷”,当年李家开设的店面,从舶司库巷口开始,一直至马坂巷,贯穿整条巷子。

故居面积颇大,当年的格局被完善保留

  李宏成是清末人,有中国传统地方绅士良好的“达则兼济天下”的心态,生意做得大,对公益事业同样热心。清末年间,有一段时间泉州城内鼠疫盛行,同时突发大水,河道水面飘满尸体。李宏成捐出大量善款,为无名尸体收殓办丧,甚至还亲自下水打捞,赢得泉州城内百姓的尊重。

  此外,李宏成还加入花桥善举公所,免费给乡民赠药施医,为善之心,可见一斑。

  李宏成故居至今仍保持当年建筑原貌,古厝由开间大厝和双护厝构成,后人还精心种植花木,护厝的井水至今也依然甘甜。

故居内花木繁盛,看得出有后人精心打理

  由于是邻居,李宏成的后人李伯瑜还师从曾遒,研习书法和经典。进入古厝,门匾上“道德世家”四个大字,正是出自李伯瑜之手,颇得曾遒风骨。

师从曾遒的李伯瑜留下的“道德世家”匾额

  李家正屋早年改成两层砖楼,主人李伯瑜的遗像在厅堂中摆放着,上书“李开善居士”,用的是释家法号。

  泉州民间还有个有趣的传闻,李宏成当年挖基建洋楼时,曾出土银锭三千余两,传说这批银锭或与舶司库有关系。当时挖出银锭的工匠私下分了,后来由于户主为人善良,才告诉户主,银锭自然也无法寻回。当然,中国民间普遍有这种习惯,对于某个特别有钱的家族,往往会有附会的传说,这也许跟李家生意做得太大不无关系吧。

三处遗址

市舶司:我国唯一的古海关遗址

市舶司的一部分改建成了香火旺盛的水仙宫

  宋元时期的泉州,有“东方第一大港”的美誉,因此北宋元祐二年(1087年),朝廷将福建市舶司设置于此,足见泉州在福建乃至全国的重要地位。明朝开始实行闭关锁国政策,明成化八年(1472年)将福建市舶司迁至福州。

“水源追溯流芳远,仙宫联架玉为椽”,一副仙气氤氲的藏头联

  这近400年的时间里,位于马坂巷的市舶司,执掌福建港口的货物交易、税收征榷等公务,由于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优惠的低关税政策,让泉州海外贸易空前繁荣。怀揣“诗和远方”的马可·波罗,写下了“刺桐港是世界最大港之一,大批商人云集,货物堆积如山,的确难以想象”的句子。

  如今,广州、杭州的市舶司遗址俱已湮没,泉州市舶司遗址成了我国唯一保存下来的古海关遗址。

  明朝锁国政策,让泉州的海外贸易走向衰落,市舶司部分遗址改建成水仙宫,主供玄天上帝。这座小小的宫庙,又从明朝穿越至今,香火依旧旺盛。

洪厝山:瓦砾石片堆积的泉州记忆

  水门巷与马坂巷之间有一处较高的地方,即洪厝山,它其实并不是山,而是由相当厚的宋代瓦砾、陶瓷片堆积而成。据说明朝崇祯年间,南安英都洪氏迁来此地,故得名。

  洪厝山这个地名,恐怕只有老泉州还记得,因为“洪厝山”这个名字已经从水门一带隐去了,留下的门牌全部是“马坂巷×号”。

洪厝山(资料图)

  而洪厝山边上一条通往中山路的小巷,名曰“舶司库巷”,也是难觅门牌。市舶司配有仓库,舶司库巷和洪厝山的范围,就是原来仓库的位置。后来“洪厝山”成为公产竹器厂的所在地。

如果不是老辈泉州人指认,已经很难在新盖的民房附近找到记忆中的洪厝山了

  如今,洪厝山遗址上面已经盖上了民宅,虽然遗址难寻,但在老辈泉州人的记忆中,始终是一处独特的所在。

火喾:深藏民宅的官方防火井

世事变迁,近千年前井径四米多的官方火喾,如今深藏民宅,井口也被封得十分狭小

  喾(kù),和尧、舜、禹一样,在中国历史中,其含义就是指向一个具体的人,表达炎黄子孙共同的敬意。

  喾是“三皇五帝”的“五帝”中第三位帝王的名字,前承炎黄,后启尧舜,奠定华夏民族的根基。

  泉州城内有这样一个古意盎然的所在:火喾,不得不说非常特别。这是当年马坂巷市舶司仓库的防火井。

火喾历经千年而不涸

  1987年,厦门海关、泉州海关、泉州交管联合调查组对这一带进行调查,调查报告说,水关闸门今尚存,在水仙宫东,过洪厝山,通大街有条巷叫舶司库巷。舶司库巷应是市舶司仓库所在地。舶司库巷北即马坂巷,两巷之间有一大古井,叫火喾,井径有四米多,深七八米。

  世事变迁,几百年前的官方防火井,现在要找到确实很困难。好在考古专家刘志成老先生克服行动不便的困难,热心带领我们,在中山南路一家电动车店后面,终于找到了这个传说中的火喾。

  当年的防火井太大,市舶司搬迁后,也失去它的功效。后代人担心井口太大,小孩子有落入井中的风险,将井口封得很小,向下望去,水纹潋滟,几百年的古井,至今仍然生气勃发。

三座古桥

  与我们平时看到的泉州老城区不同,古代泉州城水系非常发达,唐代泉州府的子城、罗城遗留下来的濠沟、池塘,经过宋元时期疏浚、开拓,逐渐连接成为排水渠道,大小沟渠遍布市区,这才有了“药王”陈文卿在马坂巷水系卸载药材的故事。

  据泉州史料记载,13世纪起,官商僧俗在泉州掀起造桥热。乾隆《泉州府志》就有详细记载,泉州历代造桥260座,唐五代5座,宋105座,元13座,明16座,清21座,年代不详100多座。而马坂巷内,就藏有三座古桥。

鹊鸟桥

  在水仙宫南侧,紧挨墙壁有一座小桥,如今桥面全部铺上水泥,从上面走过很难发现,但桥头有一块标志,显示这座被时光湮没的历史古桥——鹊鸟桥。

  传说旧时桥上时常有鹊鸟成双成对嬉戏,泉州人便给这座小桥起了个诗意的名字。

鹊鸟桥的名字,令人想起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典故

  桥虽小,但功能很全,从桥的侧面看,还有旧时用灰砖砌成的栏杆,虽然现在用水泥红砖封上,依稀可见当年小桥流水、栏杆拍遍的意境。

  如今的鹊鸟桥,仍然发挥它的作用,便于水门巷、竹街、水沟巷居民往来通行。

通籴桥

桥下的旧石板埠头,是旧时货物交易、买卖大米的地方

  距离鹊鸟桥不远,有一座稍微大点的古桥,桥名“通籴”,籴(dí),“买米”的意思,可以想见当年泉州城内居民在此交易货物、买卖大米的热闹景象。

埠头无人使用,自然也被封住

  如今埠头已经失去作用,被铁栏杆封住。通籴桥也用水泥加固,成了往来居民通行的要道。

兴桥

旧石板铺成的桥面,如今加固成了混凝土桥面

  在市区马坂巷与上帝宫巷交接处,有一段宽约六米、长四米多的水泥路面,如果不是底下河水流过,可能很难想像这曾是一座古老的石板桥——兴桥。

  “大家平时都叫它‘七板桥’。”附近一位阿姨说。他们是上世纪80年代开始在桥附近居住,当时的桥是最原始的石板桥。“有七条石板并排铺起来,就算搭起了桥。”阿姨回忆说,每条石板长四米多,宽五六十厘米,由于铺石板过于草率、简单,石板间留下了缝隙,给骑自行车过往的人带来很多不便,曾经发生过自行车轮胎卡在石缝间,导致骑车人从桥上摔到沟里去的意外事件。由于这个安全隐患,上世纪90年代桥面铺上水泥,再加宽,渐渐地与普通路面别无二致了。

马坂巷拾遗

  马坂巷一户商人的老宅,全家已移居国外,据介绍,这里成了医药公司的宿舍。老宅边缘修建成了弧形,与小巷道路和谐相处。

巷内独特的8字井,至今水质清冽,供附近居民使用

  木牗竹帘,盆景绿植,门前一株铁海棠开得明艳。这是巷内一户居民的老厝,如今主人没有生活在这里,“四间张”的老厝用来栽花种草,真的是一种闲情逸致的生活。

  谈起名人,马坂巷还出了一位工艺美术大师吴水木,这是他的碎石影雕作品《丝绸之路》。吴家门楣上留有书法名家陈奋武先生的墨宝。

  泉州考古界名人刘志成,也是居住在巷中一座百年老厝里。刘志成当年发现震惊考古界的“海峡人”遗骨,发现锡兰王子及其后代在泉州的墓葬区,从而找到了居住泉州民间的“锡兰公主”许世吟娥。上图是老厝的前房和后房。三更有梦书当枕,半床明月半床书,老厝的后房坍塌多年,荒藤满园,前房却古书满架。

  是否还记得上期《巷遇·金鱼巷》中,吴桂生故居围墙上那一排陶罐?刘志成的老厝围墙上,也发现几个破损的陶罐。据他介绍,这些陶罐其实是花盆,一是有防盗作用,二是一整排花盆陈列墙头,当鲜花盛开的时候,这就成了一面美丽的花墙……

在巷中一座古厝大门上方,依稀可见几十年前的标语

小巷深处有人家,马坂巷里故事多

 

本栏目由泉州文旅集团、泉州网联合出品

注:本文撰写过程中,部分资料参考《泉州味道——古城廿四巷读册》相关内容,并得到水门社区唐娅萍女士、考古专家刘志成老师、故居后人的大力协助,在此一并致谢。

长按二维码加入我们吧!如果您对泉州古巷感兴趣,如果您有关于泉州古巷保护的想法和建议,欢迎您加入“巷遇粉丝群”,和大家一起吹水聊天吧。

往期回顾

巷遇:伍湖巷

巷遇:十八弯巷

巷遇:马鞍山

巷遇:通源巷

巷遇:金鱼巷

 

记者:泉州网  王 了(文/图) 杨玙峻(摄像)

 

【责任编辑: 王了 杨玙峻】

评论专区
精彩图片
进入图片频道
相关阅读
回顶部

泉州网由中共泉州市委主办主管 泉州晚报社承办(未经泉州晚报社授权,擅自引用本网信息,将面对法律行动)

联系电话:059522500194 15880996339